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2018人物年度面孔

2020-03-17 02:46栏目:关于金沙
TAG:

同仁医院的乳腺外科医生王宇,面对需要手术的乳腺癌患者,不仅切除病灶,还努力帮助患者保留乳房外形。她觉得这是一份非常值得好好做的工作:“你保留的不仅仅是一个器官,而是一个女性的尊严。”

刘敏涛温润的坚持刘敏涛自由的中年叛逆者

随波逐流的生活从来不难,生活中的琐碎和寂寞等待也从来不难,因为总有一个声音可以安慰你“没关系,大家都是这么生活”“没关系,这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没关系,这是标准”。

12位嘉宾的演讲结束后,《人物》、每日人物曾经报道过的女性故事在大屏幕上逐一展现,她们的故事,或许曾在某种至暗时刻照亮过一些读者。

图片 1

“没关系”说多了便真的没关系了,一个女性的自我感受和自我认知都埋在了一个叫“标准”的墓碑里,而把“没关系”变成“有关系”就是自己把自己的坟墓挖开。

通过剧作创造一个又一个全民话题之前,黄澜也曾和刘敏涛一样受困于家庭。婚姻中的愁苦和反思都成了她创作的题材,一个鲜明的表现是,2018年开播的《如懿传》。

一个自由的中年叛逆者

在我看来,她的叛逆早就开始了。

《人物》读者雷思远提供了妈妈穿着白大褂的照片,“我的母亲,一名支援非洲的妇产科医生。她40多岁了,漂洋过海两年。她让我觉得— —女性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年龄和性别并不能阻止我们去追求生命的意义。”

多数女性还不习惯大声说出对得到认可的向往,刘敏涛也曾经是这样:若是命运给我了机会和荣誉,我就接着;若是没有也能安之若素。但是当她以年度专业面孔身份出现在《人物》杂志主办的年度面孔女性力量盛典,她正式宣告与逆来顺受决裂,她成了一个叛逆者,并充分地享受着中年叛逆给她带来的光芒和自由。

她曾说过她想成为中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不掩饰,不逃避也不慌张。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快关注起来吧!

刘敏涛《人物》盛典刘敏涛年度专业面孔

这样叛逆的女演员,真好。

重回表演行业,等待刘敏涛的却是40岁女演员的尴尬,对于她来说,这不是一种焦虑,而是一种遗憾。“我有点着急,不是着急我演不到这样的角色,而是着急我周围有那么多在这个年龄段人品戏品俱佳的好演员,那么缺戏演,缺好戏演。”

有人问她,人生中的这份叛逆会不会来得太晚了?但她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今年40多岁了,不管是好的坏的,该有的幸福感也好,该有的挫败感也好,我都体验过了,一切都恰到好处。在演讲的最后,她将这种中年才体味到的叛逆总结为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感。而这种自我成就的豪迈,再次引起了全场的热烈掌声。刘敏涛用自己叛逆并快乐着的人生,诠释了ambitious is the new sexy。

我更喜欢涛姐的说法,有孩子一样的闯劲儿。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快关注起来吧!

在演讲中,她潇洒地提到了离婚,并将那段经历作为她觉醒的起点。当她打定主意不向贤妻良母的标准女性人设低头,就立刻行动了起来。她一边打拼事业,在舞台和荧幕上发光;一边拒绝接受疲惫和麻木是中年人的底色,遵从自己的内心过着精致而充实的生活。她从不忌讳称自己是中年人,因为中年人自有一份特殊的美好。她甚至为影视作品中没有刻画出丰富且真实的中年人群体而痛心疾首,并大声疾呼,我真的有一些着急,不是光为了我自己着急,为了我自己演不上一个中年大女主的戏去着急,而是我周围有那么多在这个年龄段当中的人品戏品俱佳的好演员,缺好戏演,缺好角色演。

隔年,便出演了《琅琊榜》和《伪装者》。因饰演了靳东、王凯和胡歌的大姐,被网友称为“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这一年里,她成立公司、做自媒体、制作多档教育类谈话节目。她颇为感慨地说:“我慢慢发现,作为女性,相比经济上的独立,精神上的独立更重要。”

中国娱乐网讯 当一身利落白色套装的刘敏涛,在台上讲到参加《演员的诞生》的初衷,说到她希望观众能看到站在舞台上的她在放着光芒;她想听亲爱的观众们说,你看,刘敏涛,她真的挺棒的,现场的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什么是标准?

回到北京工作,也让有3个孩子的李一诺切实发现了教育存在的问题,从不给自己设限的她创办了一土学校,通过教育创新推动教育公平。她一直相信:“当你对现有的体系不满,认为自己坚持的东西是对的时候,唯一的路径就是在现实的环境里自己成功。”

我曾有幸见过涛姐一次,那时她来《四味毒叔》录节目。和影视剧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比她的角色要年轻很多,从容貌上完全可以担起一部戏的女主角。我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流,我只是远远地向她低头以示问好,她亦回以我点头微笑。没有明镜的攻击性,也不是静妃隐忍的性格,介于两者之间,她有一双干净温柔的眼,但温柔的背后,你能看到她的笃定。

说到创办一土教育的艰辛,李一诺哽咽了:“真的想到过放弃,觉得自己快没电的时候就站在校园里,闭上眼睛,去听孩子们的声音,听他们吵吵嚷嚷,欢笑和奔跑,那一刻你就又有了力量。这是力量终极的来源,来源于正视生命。”观众用掌声表达了支持。

图片 2

3

值。

3个月后,李一诺降薪加入了盖茨基金会,也是从那时起,她的关注点不再局限于个人的成功,而是试图用自己在商业领域的训练和经验,帮助解决更多人健康和贫困的问题。

敢这样逆时代而行的刘敏涛,大概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

图片 3

刘敏涛饰演的聂小倩

“偶像的人设是会破裂的,榜样是用来参照的,不是用来模仿的。”洪晃希望女性能够培养出独立的自我意识,因为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独特的。

刘敏涛大概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位不愿意活在十八岁的女演员。从十几年前演《福贵》里的陈家珍,到今天的大姐、母亲等角色,别的女演员是中年也一直少女,她是从少女就一直中年。

图片 4

这样叛逆的刘敏涛,真好。

图片 5

图片 6

“年度进取面孔”获得者笛安分享的题目是“能够勇敢也是一种运气”。19岁时,她爱上了写作,而父母希望她成为大学老师,然后嫁给大学教授。“中国文化里的乖孩子都会有一种内化的讨好型人格,害怕让别人失望。但是总有一些时候,你要告诉别人,我不会永远成为你希望的那种人。”这是成为自己的路上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在一个用容貌评价演员的年代,尤其是女演员更是面对这样残酷的标准,但演员的魅力从不在外表上,我们喜欢一个演员是喜欢她塑造的角色,是因为角色里有对艺术的表达力和穿透力。

“年度独立面孔”洪晃演讲的主题是“做自己的粉丝”,她戏称自己是“最老的网红”。近几年,她强烈地感受到粉丝经济的强大,这也促使她思考,为什么大多数粉丝是女性?

但为什么一个女性不能说“有关系”呢?为什么一个女性要对不公平的道德和传统照单全收呢?

这些征集到的故事,部分张贴在活动入口处的故事邮局展板上,也有读者在现场的明信片上留言,这些封存在红色故事邮筒里的心声,或将在今后的某个时刻,引起更多人的共鸣。除此之外,通过展示在门口的人物书局,读者得以了解更多关于《人物》的故事,在人物照相馆留影,还获得了登上“人物封面”的机会。

故事以一场婚礼开始。从那以后刘敏涛一直努力成为一个“标准”的妻子和母亲。

《如懿传》的最后,女主角用死亡的方式拒绝了皇宫这座围城,在演讲的结尾,黄澜感慨地说:“这份自由,在她所处的时代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好在我们现在不必如此决绝,只要你想,自由是一个始终可以拥有的选择。”

于是,这个听话的女儿、标准的妻子、优秀的母亲,结束了她的婚姻。独自带着女儿,再次复出。

舞台之外,《人物》和每日人物的读者也贡献了一些女性的高光时刻。“女性力量盛典”前,《人物》、每日人物联合知名情感自媒体HUGO发起了征集,1300多个读者留言说出了鼓舞自己的女性故事。无论是来自HUGO的平凡女性声音,还是来自人物坚定的女性力量,这1300多个故事背后,是亿万女性在成长道路上的热情和勇敢。

图片 7

43岁的李少云是武汉唯一一个带着孩子开车的出租车司机。被媒体报道后,很多人给这个单亲妈妈打钱,李少云大部分拒绝了:“过多的捐助会让我觉得自己很贪婪,工作才是真正属于我的,没有怜悯、没有同情的情况下,努力去工作。”

2014年,刘敏涛凭借在《伪装者》和《琅琊榜》里的出色演出重归大众视野,娱乐圈是健忘的,她再回来的时候已经鲜少人记得她曾经是《人鬼情缘》里的聂小倩、《福贵》里的张家珍,对于观众来说,这几乎是张新面孔。

图片 8

终于在201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她忽然感觉有另一个自己在看着自己,替她审视这段精神交流和情感沟通都缺失的婚姻,审视她内心不敢去看的疑问:标准的生活真的是对的吗?

图片 9

是一个女人在经历过迷茫的挣扎后的坚定,是一个演员在离开自己心爱的行业那么多年之后再回归的抱负和信念。

“我发现,一个好女人的所有定义都不能解救我于这些纠缠。”金燕说,出事以后,她把头发剪成毛寸,学会了坏脾气、骂脏字,“但这些男性的行为特征不是我心里的状态,像个男人一样生活,并不能把我带到更好的地方。”

图片 10

这些可贵的女性,点亮了生活,也点亮了盛典现场,她们是一束束持久而温暖的光。

这个戏称在得知了故事全貌之后显得那么心酸又令人欣喜。

还有读者贝贝的姐姐、米粒的奶奶……

日子就这么过了七年。七年,刘敏涛离那个所谓的标准越来越近,却发现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袭白衣的金燕平静地讲述自己的故事。5年前,丈夫李明突然病逝,由于先夫商业对赌失败,本不参与公司事务的金燕被判承担2亿元债务。她从舒适的生活跃入火中,奋力支撑公司,被迫出局后,一边自己成立影视公司重新创业,一边与她认为不公正的判罚抗争到底。

但我并不认同刘敏涛说自己不惑之年才决定做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年度担当面孔”获得者蒋方舟、“年度责任面孔”获得者李一诺、“年度倔强面孔”获得者金燕,3位女性的人生故事,都有着一个看似完美的开篇— —

刘敏涛没有拯救银河系,她只是拯救了她自己。

演讲中,“年度专业面孔”刘敏涛和“年度焦点面孔”黄澜都潇洒地聊起了一个话题— —离婚。

七年,替所有“没关系”小姐寻到一个叛逆的答案。

盛典的最后,一些来自读者的留言和照片在屏幕上播放:

少年时候,刘敏涛饰演的聂小倩曾让我魂牵梦萦,所以在看到《伪装者》中的大姐明镜时,那些伴随着成长渐渐模糊的记忆终于清晰起来。我认出了她。

与金燕的生活剧变不同,李一诺的转折点是与比尔·盖茨的一次会面。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在演讲中回忆,对于为什么要做基金会,盖茨的回答是:“如果你放眼看这个世界,你会意识到,在对这个世界至关重要、影响数亿人的一些重大问题上,存在巨大的真空。”

图片 11

作为从小在争议中长大的公众人物,蒋方舟早已学会了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如期泼来的脏水并不意外,但还是有一条微博刺痛了她:“蒋方舟除了被性骚扰以外还有什么代表作吗?”

这有悖“道德”,这有悖“传统”。

“年度跨界面孔”获得者李小萌也在新的事业中获得了成就感。4年前,在专业新闻主持人的黄金年龄,李小萌选择回归家庭。当她想要重新工作时,却发现已经难以找到自己的定位。她花了3个月找工作,背着双肩包在经纪公司楼下徘徊,直到连她自己都惊讶的想法在脑子里冒了出来:自己做。

相夫教子,贤妻良母,有家庭无事业。

文|陈墨 编辑|金焰 图|独家图片直播平台谱时

图片 12

这一年,她读物理,一边看星空一边背诵小学二年级课本上的《数星星的孩子》,想到2000年前有人和自己一样为此着迷,便感觉自己有了知音。她也读了很多大学生和博士生的返乡笔记,其中俯视和哀其不幸的笔调让她感到不适。

她确实做到了标准,从一个光鲜亮丽的女演员蜕化成了面目模糊的贤内助。但即便如此,标准却没有回馈给她幸福。她面对的实际上是聚少离多的丈夫、日复一日的蹉跎和等待。

刘敏涛一身白色套装,一头短发利落硬朗。难以想象,重新凭借表演回归公众视野之前,她曾经历面目模糊的过去。事业上升期遇到爱情,刘敏涛选择停掉工作,回归家庭。然而,循规蹈矩的生活没有带来预期的幸福,她从一个光鲜的女演员,退化成了买冰淇淋的钱都不能自己支配的家庭主妇。她选择结束了婚姻。

图为《福贵》剧照,刘敏涛当时不过才29岁

她讲自己的奶奶、母亲,讲和自己一样在城市做家政工的工友们,她扬着下巴,语气充满自豪:“我们这个劳动人民群体,不需要同情批判。我们不光鲜,不靓丽,但我们都是和野草一样有生命力的人。”

《人物》杂志前段时间评选了年度人物,这是这么多年来,《人物》杂志第一次全部选择了女性,刘敏涛以“专业面孔”身份出席了《人物》年度面孔的女性力量盛典夜,讲述了她中年叛逆的故事。

2018年2月,“年度公益面孔”获得者惠若琪选择退役,但并没有离开排球。早在2017年,惠若琪就成立了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推广体育教育。

"

图片 13

文 | 栗子

蒋方舟分享的同样是一个有关责任与担当的故事。今年7月,她在朋友圈上转发了一个女孩儿被性侵的文章,并说出了自己也曾被此人性骚扰的经历。

要不是百度百科里的记录,我都差点忘了,涛姐今年才四十出头。这还不是叛逆吗?

图片 14

自此我心中的谜底也得以解开,她半离开状态的那七年是用来寻找答案了,一个关于“标准”的答案。

一身粉色套装的蒋方舟微笑着说起这次伤害,“我突然意识到,『被性骚扰』这件事会是很长时间里跟着我的一个标签,而我每提一次,这个关键词标签在我身上就又放大一倍,而我必须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加倍努力,才能覆盖这个关键词。”这也让她理解了,为什么有很多女性在经历性暴力之后选择沉默,因为她们担心被这件事所定义。

我把这种反思称为觉醒,涛姐把这种反思称为叛逆。

她说这并不是自己演技有多好,只是真心揣摩了人物的心理逻辑。她把演戏称为一场大型的自我谋杀,把情感揉碎放进角色里。她在现场立下了自己的flag:“既然我选择成为演员,我就希望自己成为影后。很多人说我用力过猛,我认为这是尽情燃烧。”

中国三十岁四十岁还维持少女人设的演员不少,愿意在二十多岁就面对“老去”的演员不多。

“年度理智面孔”获得者戴锦华用“单音与混响”来描述现代女性的处境,这位北大最受欢迎的女教授带来了极具学理性的思考:新技术革命弱化、模糊了性别分工,在虚拟世界中,性别更像是某种自觉的“角色扮演”,这种“扮演”继续强化着性别的定型化想象。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自动化技术更新冲击着劳动供需关系,底层、边缘、年长的女性群体,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命运。

却也因此产生了疑惑:这么好的演员,这些年到底都去哪了?

图片 15

那时候我不知道这种笃定是什么。现在我才知道。

空旷的舞台上,这3位柔韧的女性看起来都很瘦小,但她们所关心的世界,远比自己大得多。

图片 16

惠若琪直率地说:“中国体育一直阴盛阳衰,但很遗憾,中国女队员的杰出表现并没有转化为她们当教练,或者谋求职业发展的杠杆。”不仅在中国,甚至在全球,男性几乎垄断了教练组。退役后,她发起了自己的公益项目,希望用体育打破性别的刻板印象。“女性奔跑的样子不是扭捏,而是用尽全力去跑。”

1月6日,在《人物》、每日人物和面孔“2018年度面孔·女性力量盛典”活动现场4个半小时的时间里,12位女性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图片 17

一向慢条斯理的刘敏涛抬高了声音,她迫切地希望有一部40岁女人的戏,“40岁女人的生活比电视里的家长里短小情小爱宽阔得多”。

去年的“年度新声面孔”获得者范雨素作为返场嘉宾进行了分享,她笑说自己是个“过气的网红”。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她经历了来访记者“车如流水马如龙”到“门前冷落鞍马稀”的过程。因为当“网红”赚了一点稿费,她得以辞去育儿嫂的工作,在家看书写作。

和范湉湉一样,在2018年,很多女性选择踏出舒适区,在新的领域寻求突破。

在奋力生活的过程中,金燕发现了超越性别的人的意义。她倔强地接受噩运,“像遭了雷劈”的命运从没能剥夺她的体面。

一个是天才少女作家,一个是麦肯锡咨询公司年轻的合伙人,一个是小马奔腾影视公司创始人的太太,她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充当着一切都好的典范,直到改变命运的时刻突然到来。

嘉宾演讲的间隙,更多普通女性的故事通过记录短片的形式得以展现:

黄澜主动提起《如懿传》遭受的“节奏慢”的质疑,事实上,她们几乎是有意避开“打怪升级”的爽文路径,“说好的女人的幸福,最后还是要得到皇帝的爱,还是要依靠男人吗?”经历了离婚再独立之后,她更想探讨的问题是,如何能在重重束缚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

她们作为女性力量的代表站上舞台,讲述却与励志、鸡血无关,而是关乎选择。在过去的某些时刻,各种各样的力量推了她们一把,有突如其来的变故、有对专业的追求、有对自身边界的不满足、更有应对社会议题的挺身而出。

《人物》读者张媛留下了妈妈年轻时梳着两条麻花辫的样子:“我的母亲是一位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家庭妇女。我曾因为她在宿舍大院门口摆摊卖饼觉得丢脸,她却笑着对我说‘妈妈觉得自己靠双手劳动吃饭不偷不抢,并没有觉得丢脸。’”

35岁的摄影师郭盈光,两年前在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为自己征婚。通过这种行为艺术,这位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女性想要探讨,身为女性,衡量自己价值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图片 18

作为“年度惊喜面孔”上台分享,范湉湉给自己的定位是演员。去年,范湉湉没有找下家就离开了《奇葩说》。《我就是演员》的导演看到了她想当演员的微博,给了她登台的机会。在一期节目中,她演了一个卖麻辣烫的老板娘角色,观众的好评让她自己都觉得神奇。

图片 19

在女性力量的舞台上,蒋方舟鼓励遭受过性暴力或不公平的女性,勇敢地说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新闻事件或许会过去,但是个体叙述从来就没有时效性,因为这是救赎自己。”

图片 20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js18456.com发布于关于金沙,转载请注明出处:的刘敏涛只是拯救了自己,2018人物年度面孔